卡拉娛樂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3072|回復: 1

[群交] 把風騷老婆貢獻給員工爽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15 11:04: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由於原來的紡織廠破產,我和老婆秋月都一起失業了。我老婆秋月今年36歲,身高164,體重108斤,皮膚很白,是個美婦的樣子。她姑娘的時候是個美人坯子,大概紡織廠的美女太多的緣故,我沒有費力就把她收服跨下。為了生活,我和幾個朋友決定到山裡開個鐵礦。大家組織一個臨時的公司,我是經理,老李是業務工程師,今年48歲,瘦高的子182、老李的兒子小李今年20歲,做財務管理、大王今年32歲,178的健壯的身材,做人事管理、小王今年28歲,是大李的弟弟,做司機和雜務工作。我和大家酒桌上發誓,有福同享、有難同擔。為公司能在一年中取得成績,並約定在一年期間不得嫖女人和賭博。為了節省開支,我們租用了一個獨立小院子並由我老婆秋月給大家做飯和洗衣服。老婆秋月是個賢妻良母,很快就把小院收拾的乾乾淨淨的。把大家的衣服收拾的也很好,大家吃飯的時候常誇我老婆秋月。

老李常說:「弟妹啊,你要是我的老婆多好啊!」。

小李也說:「阿姨真好,比我媽強多了!」。

大王說:「嫂子啊,你的人跟你做飯一樣,好香啊!」。

小王說:「嫂子像個明星,要是拍電影都沒有問題」。

老婆秋月有的時候被誇的都不好意思了,但她的表情還是很風騷的說著:

「去你們的,吃著喝著,嘴還不閒著,討厭啊!」。

大概過了一個星期,一天晚上,我忽然起了性,把老婆秋月好好操了一次,霹靂啪啦操的老婆秋月時候、肉體接觸聲音、「啊!啊!」老婆秋月淫蕩的呻吟聲音在安靜的小院裡迴響不停,我相信他們都會聽見的,但我顧不上那麼多,發洩幾天來的慾望。後來,我偷偷看看院裡那幾個人在我們的屋簷下正在偷聽呢?還不斷地打著手槍。

我對老婆秋月說:「他們不容易啊,要是一年下來他們的憋壞了」。

老婆秋月手摸著我的幾吧說:「那可不是嘛,多可憐啊,你又不叫他們嫖女人,又不許賭博,誰能和你比啊,守著老婆秋月想操就操,想玩就玩啊」。

我嘿嘿二聲說:「如果你可憐他們,就給他們解決解決啊!」。

老婆秋月用力攥我的幾吧說:「討厭呀,虧你說的出來」。

說著我的大幾吧又硬了,把老婆秋月的雙腿分開,大幾吧猛的插入老婆秋月的逼裡,啪啪的又操起來,一邊操一邊說:

「騷比,你就是給我們哥幾個服務的,明天就叫你給他們給他們服務」。老婆秋月大概被說的興奮起來。

「啊。。親老公啊。。好硬啊。。。好舒服。。我想。。我想你們一起操我。。。啊。。操死我了。。。。」我估計他們大概今天晚上被我老婆秋月的淫叫的是睡不塌實了。

第二天晚飯,大家一起喝酒,除了我和老婆秋月外,他們和平時不太一樣,都不愛說話了。只是他們的眼神不斷地在我老婆秋月性感的屁股上晃悠。老婆秋月一看今天的氣氛不太對勁,就拿起酒杯對大家說:

「來,嫂子敬各位幾杯吧」還別說,幾杯下肚後,他們話就蜜了。

大王說:「嫂子酒量不錯了,沒有想到啊,來嫂子,乾一杯!」

小王舌頭髮硬說:「啊!啊!嫂子你。。。你真的很漂亮啊,我都眼直-直了」老婆秋月手指小王的頭說:

「哎呀,嫂子都半老徐娘了,還用漂亮說啊,喝」。老婆秋月開始也高了,和他們一杯一杯喝。我也喝美了,摟著老婆的腰說:

「來,老婆和他們喝,一醉方休,來哥幾個看我老婆怎麼樣,能不能和你喝啊。」老李嘿!嘿!壞笑了幾聲說道:

「弟妹啊,老哥要是有你這樣的女人,死了都值了,昨天夜裡我們可慘了,你們夫妻爽了吧,我們。。嘿嘿!」。老婆秋月把臉伸到老李的面前發賤地說:

「大哥呀,你怎麼怎。。這樣說嘛,人家弟妹是女人啊,大哥你是不是想女人了,要是想就讓你們經理給你找個嘛,嘻嘻!!」我拍著老婆秋月的屁股說:

「廢話!我他媽的上那裡給你哥找女人,這孤山野嶺的,就你他媽的一個女人,還不給大哥再喝一杯。」大王這時過來,手摟著我老婆的腰說:

「來嫂子,喝-喝個-喝個交杯酒。」老婆秋月身體緊帖著大王的身體和他喝交杯酒。小王拿酒杯對我說:「經理,我們是不是哥們?」。

我說:「我說費幾吧話,是老鐵」。

「那我想親嫂子一下,可以嗎?」。

我說:「親吧,那怕什麼啊,親!!」小王把我老婆猛地摟在懷裡,嘴對嘴親起來,我老婆大概被酒精刺激的興奮起來,居然身體發軟地靠在小王的懷裡,把舌頭伸進小王嘴裡,做起真人秀來。

大家喊著:「好!好啊!」小李忽然跑出去了,我對老李說:

「看-看去,你兒子怎麼了?」老李回來對我耳跟說:

「他打手槍呢,他沒有玩過女人啊,受不了了,嘿嘿!!」我啪的一聲把酒摔在酒桌上,酒勁大發的說:

「大家有福同想,我把老婆貢獻給大家,今天大家玩個痛快吧!」大家頓時酒醒一半了,誰都不說話了。我對老婆說:

「秋月把衣服脫掉,讓他們看看。」老婆喝的都站不住了,嘴裡說:

「我不。。能脫啊,我是你老婆。。脫了。。他。。他們就該操我了,我明白。。沒有喝。。。喝。。。多嘛!」她嘴說不脫,但實際上手已經把上衣扣揭開了。這時大家又開始裝喝多了表現起來。老李摸著我老婆的屁股說:

「看-看,弟妹的屁股多好啊,又圓又結實啊!」大王用手摸著我老婆的胸部說:

「我說嘛,嫂子的大奶子就是好」小王一邊親我老婆一邊說:

「嫂子,我都硬了,我想。。想。。操你!」老婆秋月發騷地說:

「哎呀,你們男人都是色鬼嘛,我這半老徐娘了你們還犯色呢?來。。來啊,小李摸摸阿姨的屁股啊,你老爸都摸到前面了啊。。。啊啊。。。。」

我看到我老婆在他們中間扭捏著身體,四雙男人的手在她的身手胡亂的摸、摳、扒著,很快我老婆就被扒的光溜溜的,雪白的肉體在我們面前晃悠著。老婆秋月被他們迎面按在酒桌上。我大聲說:

「叫小李先幹她,小李還沒有操過女人呢?」兩王分別抱住我老婆的大腿向兩邊拽開,老婆的小穴頓時展現在大家的面前。老李對小李說:

「兒子,上啊,對準這個騷比插進出啊,快點,老爸快受不了了!」小李挺著硬棒幫的幾吧胡亂的杵著我老婆的陰部,我扶助小李的幾吧對準老婆的陰戶說:

「這裡是,來插進去吧,叫阿姨給你開開雹吧!」小李終於把幾吧插入我老婆的騷逼裡了,老婆「啊!」的一聲就扭動起來,可是小李沒有插幾下就射了出來。這是老李把小李立即拽到旁邊,把他的老槍熟練地迅速地插入我老婆的肉穴裡,並猛烈抽動起來。

「啊。。好爽啊。。老子很久沒有玩過女人啊,我操。操。。真他媽爽死了。。。騷比。。操死你。」老婆秋月的表現就像一個婊子似的

「啊!媽呀!媽呀。。操的好爽。。。大哥。親哥。。老公。。我啊。使勁啊。來操我。操我。。舒服啊。。。啊。。噢。噢。噢。。恩呀。。!」我看到老李的幾吧在我老婆的逼進進出出地,而且把他兒子射在裡面的精液都給帶出來,他的蛋子不斷地接觸我老婆的陰戶上,啪啪的聲音很刺激。二王不斷催著老李

「大哥你快點吧,我們還想操嫂子呢,快啊,都二百多下了,快操。」老李在大戰我老婆三百回合後,終於把子彈射向我老婆的陰道裡。大王挺著有又大又粗的肉棒,對我老婆說:

「嫂子我來了。」撲哧一聲大幾吧全部插入我老婆的肉穴,由於老婆的的騷比裡精液已經很多了,所以大王很爽地抽插著,咕唧咕唧地,老婆秋月已經進入性亢階段,瘋狂地呻吟著

「啊!啊!啊。。大幾吧好大。好粗。好爽啊。。哥啊。你真會操。。我啊。。舒服啊。爽死。。我了。我喜歡。大幾吧;來吧。操死。。老公啊。你真好操。操。快點啊!快點啊!我癢癢。啊。噢。啊射了啊。射了。別我還要。啊」

大王的幾吧剛剛離開我老婆的逼門,小王的又黑又長的陽具立即佔有了我老婆的逼裡「嫂子,接招!」我老婆啊的大叫一聲說道:

「媽呀,頂死我了,啊!啊!我受不了。。求求你們了。。放我吧。啊!啊!!哎喲媽呀。。。。操死我了。。。」小王說道:

「騷比,叫你騷,我就喜歡操你著騷比。我操。。我干死你。。叫你嘗嘗我的大幾吧的味道吧!」小王瘋狂地抽動大幾吧,他黑色的幾吧被精液已經泡白了,小王把我老婆操的都呻吟不出來了,她只有哼哼的呻吟了,她的身體在小王的抽動下不斷地顫動著,雪白的肉體就像放在桌子上的一堆白肉不停地蠕動著。任憑大家的享受著自己肉體。

我在小王射入我老婆逼後,我把硬的再不能強硬的幾吧終於插入被四個男人玩完後的我老婆騷比裡

「老婆,舒服嗎?」

「嗯,舒服,老公啊,我還要嘛,舒服我快死了啊!」

「你真是個大騷比啊,五個男人都滿足不了你嗎?」我狂亂地把老婆操了二百多回合,我老婆的陰道已經紅腫起來了,但她還是舒服地呻吟著。兩個小時的五比一大戰後,我老婆雪白的肉體已經癱瘓在酒桌上,我看到除了小李外,其他男人已經坐在地上恢復體力了,而小李又開始對我老婆發起攻擊了。

等我一覺醒後,發現我老婆正爬在酒桌上呢?雪白的屁股高鍬著,他們圍在我老婆的身邊,從後面輪流幹著呢。天啊,我老婆受的了嗎?後來我老婆說他們幹了她整整一夜。


100.jpg


99.jpg


98.jpg

評分

參與人數 1威望 +4 收起 理由
aw456456 + 4 感謝分享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29 10:48:31 | 顯示全部樓層
把風騷老婆貢獻給員工爽屌

俺也去排鍋隊乜~哈

評分

參與人數 3威望 +15 收起 理由
獵人123 + 4 很給力!
摳客 + 4 贊一個!
wa511 + 7 感謝分享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免責條款|侵權投訴|廣告洽詢|站務信箱|卡拉娛樂網

GMT+8, 2022-8-11 09:55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6-2020, 卡拉娛樂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