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娛樂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462|回覆: 1

權促會社工的三封信 – 2012/11/20 [複製鏈接]

Rank: 1

威望
59
閱讀權限
10
帖子
6
發表於 2012-12-1 02:09:05 PM |顯示全部樓層
權促會社工的三封信

自從11月9日,權促會公告各界機構因財務困窘,可能將於2013年結束服務。各界捐款陸續進入,至11月19日為止,已經有18萬元的捐款,以及10位朋友參與長期贊助權促會的行列。最新捐款報告請見:http://www.praatw.org/news_cont.asp?id=544

權促會非常非常感謝已經贊助的各位朋友們,以及各界給我們的支持回音:http://www.praatw.org/news_cont.asp?id=542 ,讓更多原本不認識的朋友們,也願意慷慨贊助。

這一次,權促會三位優秀的社工,「葉小姐」、「張阿學」與「小紀」,向各位發出邀請贊助訊息,讓他們不可取代的專業,有機會繼續為您服務。http://www.praatw.org/news_cont.asp?id=545

====

感謝各位信賴愛滋權促會的服務專業,曾經有權益問題的愛滋朋友,也十分的謝謝您願意相信我們的專業,但請您不要讓這個可被使用的資源,就僅有一部份的人曾使用過。我是愛滋權促會的社工,邀請更多人來讓我們的服務資源可以長久下去,各位朋友,無論您是否曾經與愛滋權促會有所連結,請讓愛滋權促會可以持續為更多的愛滋朋友服務!請共同搶救愛滋權促會,無論是一張發票、一份回收紙、一杯咖啡錢,愛滋權促會就是少不了你/妳!

愛滋權促會社工葉珈語
2012.11.20

====

如果沒有了權促會

「我應徵上了○○航空,你知道他們收不收感染者呢?!」

「我在新訓被驗到有愛滋,部隊要我跟我媽坦白停役的原因,這樣可以嗎?」

「上次住院被驗到有感染,我該怎麼跟我男朋友說!」

我的臉書總是不定時傳來這樣的新訊息。

如果不是感染者,可能很難想像,在和一個人認識交往時,必須時時刻刻考慮告知了,會不會就結束了這段感情,突如其來的親密行為,會不會危險;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就要擔心起公司發給的新進員工體檢單,是不是會包含愛滋;如果生病住院了,家人朋友關心問起,應如何回答;如果告訴牙醫師我有愛滋,會不會就被請下診療台;或是,剛好交了一個同是感染愛滋的外籍男友,何時他會被趕出台灣。

一個人身體裡出現了愛滋病毒,不再只是「能不能治療」的問題,而是將面對到怎樣的生活,若遇到了問題,該跟誰說,該如何提起。

權促會在做的,正是讓這些遇到困難的朋友,有一個被協助的可能。

這些過程,需要的是長時間陪伴,有可能要和公部門交涉,和拒絕感染者的公司、醫院打交道,陪著受傷的朋友一起找適合的律師、一同申訴,甚至還要打電話到國外,幫忙找尋哪一個國家有適合的愛滋醫療資源,這每一個行動,都必須花費到金錢,都必須來自於受過專業訓練的社工,才能產出良好且有效的服務品質。

有人認為談錢太現實,但權促會需要的很簡單,只是要有足夠且穩定經費。

讓我們可以有一個窩,讓我們不愁交通費的到台灣各地服務需要的朋友,讓我們可繼續聘請社工,提供完善的服務;更重要的是,權促會可以不斷發聲,在面對相關政策時的發言,更有力量,也讓有意願的企業主,對於愛滋不再排斥,願意將贊助或公益合作的機會給予我們,結果才會是,感染者形象不可怕,愛滋被正常化看待,不再隱晦。

如果權促會沒有了,宣示著感染者基本權益需要被維護的概念,並不受到認同,感染朋友在權益受到侵害時,將失去了一個可以被完整服務的機會,於是,我寫了這封信給身邊的你們,希望你們可以用實際的行動,捐款支持我們,讓台灣第一個以維護感染者權益為主的非營利組織,繼續穩定的走下去。

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社工.阿學
2012.11.18

=====

愛滋權促會是我踏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雖然早就知道非營利組織的規模不向一般公司行號那樣大,但是來這裡後,才發現,權促會也太小了吧(整間辦公室只有五個工作人員)!!!!!重點是,人那麼少,卻要做很多事情,而且『愛滋』加上『權益』這種不討喜的議題,根本很難讓大眾接受。在這樣艱辛的環境中(大環境排斥、資源少、人力不足、薪水不高),看到大家還是很努力地在自己的崗位上盡責,我深受這種精神所感染,也更加堅信自己想成為一名社工的初衷。

在權促待了兩年多,知道機構其實一直都很窮,主要是靠專案申請經費在運作,幾乎沒有額外的捐款,不論是身為權促會的社工或是一般大眾的角色,真的真的很不願意看到十幾年來盡心盡力為感染者服務的單位就此結束,台灣還需要有人為【愛滋教育、愛滋平權】繼續努力!或許你會覺得自己與愛滋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實上,在你、我的生活周遭,愛滋感染者們正與我們過著一樣的生活,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更友善的環境,更友善的眼神與尊重。

愛滋教育不容許被忽略,而愛滋防治更應該是全民運動,你可以把權促會定位在提供教育的立場,捐款支持我們,一天二十塊,一個月就有六百,讓我們從基礎開始,提供大家有關愛滋的正確訊息,減少感染者的增加,並且避免自己或身邊的朋友們成為其中的一員。

方紀涵/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社工
2012年11月19日


權促會社工的三封信 – 2012/11/20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1

威望
59
閱讀權限
10
帖子
6
發表於 2012-12-14 05:21:51 PM |顯示全部樓層
莫怪堅持理想只能窮困潦倒
愛滋權促會財務危機的幾個小啟

破週報  週四, 2012-11-29 22:24   

文/曾芷筠  圖/愛滋權促會

原文連結   
http://www.pots.tw/node/11267

愛滋權促會因國際企業Levis停止維持了五年左右的贊助後,最近傳出財務危機。秘書長林宜慧說,算算每月的辦公室租金、人事費用雜支約20萬元左右,剩下的存款最多只能再撐半年。由於權促會是台灣第一個由感染者出資成立、要求保障愛滋感染者(infected with AIDS,而非affected by AIDS,後者指未感染但人生因愛滋汙名深受影響的人,林宜慧特別區分了兩者)的協會,理監事會裡有一定的比例是感染者,他們不是金主或公關,只是一般老百姓,因此不可能等到變負債,最壞的打算就是「開個記者會,跟大家說謝謝然後解散。」

踏進位於承德路一段大樓內的辦公室,舒適的空間有五個正職員工,除了秘書長林宜慧和一位行政,其餘三位全是社工。權促會的工作不是醫療、生活補助等跟金錢有關的內容,而是「權益服務」。當感染者被雇主發現罹患愛滋而遭到解雇、或因醫生轉診感染科要求愛滋篩檢以致隱私或受教權益受損時,社工會與個案查證、討論、評估後,研擬出一個可行的協助方案。由於內容難以量化,「去年就醫權利受損2個、工作權11個、隱私權14個,看起來數量很少。」但林宜慧非常強調一種夥伴關係:「我們會先了解個案是希望拿到資遣費就離開,還是繼續留下來,我會要你考慮清楚,也會了解他背後的原因是害怕、擔心,還是有其他原因?」透過社工的經驗協助和給予支持,員工一起分頭找經理、董事長、政府單位協商,這樣的工作方式讓林宜慧不會覺得對方是受服務的對象,她說:「權促會最重要的資產是人,全台灣只有我們在做愛滋人權的工作,工作人員所累積的經驗不太一樣。」

在台灣,許多慈善募款都會利用企業贊助或名人站台的方式來宣傳,然而權促會在這樣的策略上卻相對謹慎。為何不能?林宜慧說:「我們的狀況真的完全不一樣,他們的募款方式可能是讓小朋友上台跳舞給願意捐款的人看,但那比較不是我們的方法,因為我們不會把一群感染者丟出來。」何況當慈善團體舉辦晚會或公關活動時,「我們是在跟學校連絡能不能在校園健康週上擺個小攤販?level完全不一樣!」此外,在申請疾管局個案服務計劃補助時,也因為不想提供名冊資料、幫政府作追蹤感染者近況這種政府本來應該要承擔的事而選擇放棄申請,「其實是我們自己很龜毛,覺得感染者的隱私很重要。」在尋求企業贊助時也會遇到不盡理想的狀況,「MAC AIDS Foundation就規定你不能做法律遊說、跟政府爭論的動作。」在政府法定疾病控管思維和企業以慈善為主要走向、扶助弱勢的想像下,權促會對於人本自主、權益平等、工作方式信賴的種種堅持,像是一方勉強撐持著的小花園。

聽著林宜慧耐心講述感染者如何吃藥控制病毒、母子垂直感染的機率其實低於1%等細節,記者才發現自己對愛滋根本不了解;剛搬進大樓時,權促會還被住戶栽贓裝有紅色液體的針筒,而這種不了解和擔心被玷汙的不安全感,又怎麼不是比愛滋更恐怖的隱形傳染病?權促會的貧窮或許是一種堅持和自覺選擇必然的後果,但在台灣,少有的珍貴又是否只能輕輕打上句點?社工們想必和讀者一樣困惑。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